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旅游 > 旅游景点

可可西里有种小精灵,像老鼠又似兔子,常与雪鸟住一洞还会造厕所

2019-08-13 19:00:00 来源: 雪灵谷 作者:
摘要:
原标题:可可西里有种小精灵,像老鼠又似兔子,常与雪鸟住一洞还会造厕所
可可西里的草甸上,生活着一种很像老鼠却没有尾巴的小动物,身材娇小又结实,全

原标题:可可西里有种小精灵,像老鼠又似兔子,常与雪鸟住一洞还会造厕所

可可西里的草甸上,生活着一种很像老鼠却没有尾巴的小动物,身材娇小又结实,全身毛茸茸的,还有一对圆圆的大耳朵。它们时不时还会从洞口探出小脑袋,透着好奇的眼神来观察你,绝对可爱满分,它就是人们常说的小精灵——藏鼠兔。

夏季的清晨,藏鼠兔赶忙钻出洞口,直起身子,昂起小脑袋,沐浴着晨光。草尖上挂着的露水,映着藏鼠兔满足的神情和在草地上蹦蹦跳跳的雪雀的影子。或许在冬季的中午时分,鼠兔们纷纷出洞活动,那场面非常混乱,毫无秩序可言。有的啃草,有的在洞口进进出出,有的窝在地上晒太阳。

每年4-6月是藏鼠兔的繁殖季节,那时你会看到家族的头头霸气地站在洞口,发出尖利的长鸣声,这是它在宣示自己的领域地位。不过,一旦头头死亡,其他雄性就会迅速占领这个家族,并把原来洞穴中旧的干草垫料统统丢到洞外。

01草原精灵:远看像老鼠,近看似兔子

藏鼠兔是一种小型非冬眠的植食性哺乳动物,称为“草原精灵”,这家伙圆滚滚的身材,皮毛丰软;像兔子一样的口鼻,上唇有一道明显的竖向裂口线,整个嘴巴被分成三瓣儿;还有着像鼠类一样的短圆耳朵,屁股光秃秃,没有向外伸出的尾巴,一看就是萌萌的。

藏鼠兔古怪的外形,常被误以为是老鼠的一种,事实上,人家虽然叫啮齿动物,但是属于兔形目,兔子才是它们的近亲,藏鼠兔的招牌上门牙后面,还紧挨着一对较短的后门牙。

这个连最早发现它们的生物分类学家们也十分头痛,迟迟无法为其定义所属科目,也无法为其命名。一筹莫展之际,生物学家们想到:像鼠非鼠,是兔又不像兔,干脆直接鼠+兔,就叫鼠兔吧。

鼠兔科最后被划入兔形目下,该科下有两个属,分为意大利鼠兔属和鼠兔属;时至今日,意大利鼠兔已经灭绝,而鼠兔属下有多达30多种生物。除了两种生活在北美地区外,其余28种都生活在欧亚大陆。

生活在中国的24种鼠兔中,有一半是中国特有种,栖息地以我国中西部至喜马拉雅地区为主。北美地区的斑颈鼠兔和北美鼠兔过得相对滋润,而欧亚大陆的28种鼠兔则命运殊途,藏鼠兔和伊犁鼠兔是其中最知名度的两种。

藏鼠兔被藏族人称为石兔与鸣声鼠,石兔这个名称,源于其生活环境,它们大多生活在海拔较高的多岩草地,居住在自己挖掘的洞穴里。至于叫它鸣声鼠,是由于它们的叫声高亢、响亮,类似清脆的鸟鸣,令人过耳难忘。

藏鼠兔为青藏高原特有物种,青藏高原的生态环境非常恶劣,高寒低氧,但这种小型哺乳动物进化适应得非常成功,从海拔3200米至5000多米的草甸无人区,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。

02洞穴专家:打造专门的育婴室供幼崽生活,在通道旁留小槽沟当厕所

藏鼠兔天生好动,掘土时速度快得惊人,而且带五指的前肢爪子细弯,能精细还原脑中的洞穴构造蓝图,这样一来,藏鼠兔设计出来的洞穴十分的精巧。

它们还会建储藏室,储存一些干草作为房子的垫料;还会在通道旁留一些小槽沟,用来放置粪便,从而使房间保持整洁;它们甚至还会打造专门的育婴室,供幼崽生活

藏鼠兔建造的洞穴大致可分为三类:

第一类是居家式洞穴。长久居住用,且附带六七个逃生出口。逃生出口星罗棋布于山坡灌丛处,若遇上狐狸、狼、鹰等天敌来袭,藏鼠兔就可快速跑入洞穴,从其它出口逃离险境。

第二类是快捷酒店式洞穴。这类洞穴仅有2-3个逃生出口,每个逃生出口上的分支岔道少。

第三类洞穴是哨所式洞穴。该类洞穴结构简单,往往仅有一个出口,另一侧被泥土封死,洞内短窄。哨所式洞穴距居家式洞穴很远,广泛分散在其四面八方。

假如猎食者身形较小,也钻入洞穴,那么藏鼠兔用心良苦的超薄型天花板便能发挥作用,它们会用细爪破坏距离地面仅1-2cm厚的上层土壁,接着奋力一跃,从地面逃之夭夭。

03从不冬眠:喜欢把采摘的食物,摆在家门口晒晒太阳

寒冷的冬季到来时,大多数生物都会利用冬眠来熬过漫漫严冬;而藏鼠兔并不会冬眠,对它们来说,冬季是它们采摘食物的季节。

作为典型的草食性动物,藏鼠兔的食物不外乎鲜嫩的牧草、莎草、蒿草及覆盖地表的地衣、苔藓等。

藏鼠兔出门寻找食物时,它们会用长长的门牙咬断植物根茎,把一束束植物横向衔在嘴里,连跑带跳运送食物回洞;刚刚采摘的食物富含水分,因此需要摆在家门口晒晒太阳,等到食物干枯之后才会搬回洞里收起来。

藏鼠兔生性敏捷,往往刚放下一束植物,就立马迫不及待、蹦蹦跳跳地再次去采摘。

这些干草既可以作为它们睡觉的床铺,而把一些植物的根、茎、叶、籽等搬运储藏于洞穴深处,作为它们过冬的粮食。

04鸟鼠同穴:藏鼠兔借雪雀的惊鸣来报警,雪雀利用藏鼠兔的洞穴来藏身

可可西里的草甸上,常见的雪雀和褐背拟地鸦等鸟类,它们很聪明,白天利用藏鼠兔的洞穴躲避烈日、风暴和冰雹,而鼠兔则利用鸟类的叫声来探听天敌出没的情报。

有生物学家说,这里的藏鼠兔和雪雀却以独有的方式互惠共生,结成一种"跨物种的情感"。藏鼠兔可借助雪雀的惊鸣来报警,雪雀可利用洞穴躲避太阳的强烈辐射或暴风与冰雹。

也有的生物学家认为,鸟鼠同穴,雪雀是最大的受益者,在高原空旷的环境中,很少有隐蔽物,正是因为有了鼠穴的庇护,雪雀才得以生存并繁衍生息。

还有的生物学家认为鸟鼠同穴藏鼠兔才是受益者,因为藏鼠兔身上很少有寄生虫,他们认为是雪雀充当了鼠兔的家庭医生,为其消除了寄生虫。

鼠兔与雪雀就此形成了一种跨越种族的互助关系。这一现象,在我国古代的典籍中《山海经》也有记载,被称作“鸟鼠同穴”。不管怎样,这看似畸恋却又十分和谐的组合方式,委实是大自然非凡的想像力创造的一个奇迹。

至于一些鸟雀是否真的与鼠兔同居一室、和平共处,目前还没有确凿证据可予以证明。

05为草原退化背锅60年,人家不仅无过反而有功

时至今天,我国近90%的高寒草甸发生不同程度的退化,而鼠兔长期被归为高原草场退化的罪魁祸首,60年来对它们进行有组织地扑杀,一度想将它们赶尽杀绝。你要知道,如果草场严重退化,不仅破坏了草原生态系统,更影响了牧区的生产生活

近年来,国内外学界包括中科院在内的诸多高校和科研单位,对鼠兔进行了大量研究,最终得出了一致结论:鼠兔被冤枉了!最早替高原鼠兔辩护的,是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生命科学院的科学家们,在他们看来,鼠兔不仅无害,而且是高寒草甸区的“关键物种”。

专家解释说,鼠兔养活着一大群食物链高层。在青藏高原这样特殊的环境里,鼠兔的存在几乎成为了高原上所有食肉动物的猎物,狼、狐狸、熊、猎隼、鹰等动物都依赖鼠兔生存。而且,由于高原环境缺乏树木,鼠兔挖掘的洞穴为很多鸟类,以及两栖类动物提供了重要的栖息地和繁殖地。

更重要的是,由于补偿效应,鼠兔啃食草叶反而会刺激植物生长。打洞可以帮助翻新土壤,加快土壤的物质循环,有利于植被恢复,提高周边植物群落的多样性。洞穴在增加土壤通透性的同时,还会加速水分下渗,从而提高土壤的固水能力和含水量,反倒减缓了水土流失。

调查显示,毒杀鼠兔的区域不但使猛禽基本消失,连许多依靠鼠兔洞穴生存的地栖性鸟类数量也明显减少。其实,鼠兔是高原草甸退化的结果,而非原因,它们对于维系高原生态系统完整性功不可没,是其中的关键物种。

结束语:草地退化是鼠兔造成的吗?

专家认为,鼠兔并非是引起草地退化的原因,而是草地退化的结果,过度放牧才是造成草场退化最重要的原因。雪灵谷以为,不管是放牧还是鼠兔活动,当它们处在最优的数量范围内,并不会对草场和生态系统产生负面作用,这就需要适度控制和管理。你觉得,草地退化是鼠兔造成的吗?

雪灵谷自然实验室/出品

参考资料: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、中国科学报、中国动物数字博物馆

责任编辑:

返回首页,查看更多 【免责声明】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京晨晚报网:www.huaxiacaixun.com 的所有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,并自负法律责任。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,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联系邮箱:xinxifankuui@163.com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